当前位置: HOME » 中文版 » 新闻通知 » 新闻动态 » 列表

Science期刊发表兰州大学环境考古团队针对旧石器人群定居青藏高原观点的评论文章

字体:

史前人类如何适应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近年成为国际学术界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其严酷的自然环境和缺氧问题对人类的生理和生计构成了双重挑战。现代大部分藏族人群世代生活在青藏高原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而人类最初是何时及如何定居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的,是地球科学、考古学、遗传学、人类学等多学科普遍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

兰州大学陈发虎院士带领的环境考古团队于2015年在Science期刊发表研究论文(Chen等, 2015),基于过去十年在青藏高原东北部开展的环境考古和环境变化研究工作,提出新石器人群在距今5200年前首次大规模在青藏高原东北部海拔2500米以下地区定居,主要种植粟黍为生;距今3600年前后开始常年定居在海拔2500米以上地区,主要依赖麦类作物的种植,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然而,关于青藏高原的旧石器文化,目前则缺少系统研究,已有测年结果也存在较多问题,需要开展深入研究(张东菊等,2016)。近期Meyer等人在Science期刊发表论文(Meyer等, 2017),基于西藏拉萨北部的邱桑遗址的新测年结果和相关研究,提出旧石器人群可能早在距今7400年前就在青藏高原中部地区开始了定居生活,不需要依赖农牧业生计方式的新观点。但是,Meyer等提出的史前人类在全新世早期定居青藏高原中部地区的观点存在严重的证据不足问题。兰州大学的环境考古团队针对其研究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质疑和评论,该成果由张东菊副教授牵头,并与陈发虎院士作为共同作者,研究生张乃梦和王建,以及兰州大学董广辉教授和西藏考古所哈比布研究员为共同作者,于2017年8月12日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Zhang等, 2017 )。

张东菊等指出Meyer的研究结果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该研究中缺少可靠的考古证据(共存石制品、动植物遗存、用火或居住遗迹),无法证明全新世早期的旧石器人群已经常年定居在海拔4200米以上的邱桑遗址及周围地区;其次,其观点主要依赖的Travel cost模型的模拟前提和参数存在严重问题,不但不符合现代民族学研究结果,而且与已知史前狩猎采集人群迁移模式相冲突。另外,旧石器人群完全可以生活在青藏高原南部低海拔的河谷区域(Zhang等,2017),采用季节迁移方式获得高海拔地区的生计资源,从而全面地驳斥了Meyer等人的观点。此外,广州大学章典教授和香港大学李盛华副教授对Meyer等论文中的地层测年和年代序列提出了质疑,认为Meyer等的地层关系重建、样品采集与数据处理存在严重问题,其获得的遗址年龄明显偏年轻,该评论文章也在Science期刊同期刊出。原作者团队对以上两篇文章均进行了回应,但并未从本质上解答两篇评论文章提出的核心质疑内容。

史前人类定居青藏高原历史、适应过程和机制是需要多学科协作开展研究的重大科学问题,需要在全球视野下开展更多系统性研究来回答学术界的不同观点。为此,兰州大学组建了“西北及中亚环境考古研究中心”,陈发虎院士任名誉主任,青年长江学者获得者董广辉教授任主任,从史前人类扩散、东西方交流和历史时期丝绸之路发展等方面,系统开展史前和历史时期人群交流、文化交流、技术传播和社会发展等方面的研究,理解人-环境的相互作用。青藏高原位于史前和历史时期人类东西方扩散和交流的核心位置。针对狩猎采集人群迁徙和农牧人群定居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的过程和机制等问题,陈发虎院士带领的环境考古团队已经获得了国家基金委国际合作重点项目的资助,也与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合作,正在开展多学科国内和国际合作研究,计划在青藏高原及周边多个重点地区开展系统考古研究,并结合科技考古学和遗传学研究,以及高原上晚更新世以来的高分辨率环境重建研究,试图回答史前人类到达青藏高原的最早时间、定居高海拔地区的过程、适应高海拔环境的策略和人群迁移的驱动机制等问题。这些研究工作将进一步提升我校环境考古团队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力,并对我校相关学科的双一流建设做出贡献。

 

相关文献:

Chen FH, Dong GH, Zhang DJ, Liu XY, Jia X, An CB, Ma MM, Xie YW, Barton L, Ren XY, Zhao ZJ, Wu XH, Jones MK, 2015. Agriculture facilitated permanent human occupatio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after 3600 BP. Science, 347: 248-250.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47/6219/248 

Meyer MC, Aldenderfer MS, Wang Z, Hoffmann DL, Dahl JA, Degering D, Haas WR and Schlütz F, 2017. Permanent human occupation of the central Tibetan Plateau in the early Holocene. Science, 355: 64-67.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5/6320/64.full 

Zhang DJ, Zhang NM, Wang J, Ha BB, Dong GH, Chen FH, 2017. Comment on ''Permanent human occupation of the central Tibetan Plateau in the early Holocene. Science, 357: eaam8273.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7/6351/eaam8273  

zhang DJ et al. Science

 

张东菊、董广辉、王辉、任晓燕、哈比布、强明瑞、陈发虎,2016. 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的历史过程和可能驱动机制。中国科学:地球科学, 46: 10071023. 综述论文

 

西部环境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李瑾

上一篇:实验室教师参加第二届国际碳十四与环境会议
下一篇:没有了